开国少将之子扎根草原45年“出名”后定两条规矩

“将军之子”扎根草原45年

——记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的好榜样廷·巴特尔

“城里条件那么好,谁也不愿意留在贫困的牧场。”“知青巴特尔下乡只是来镀个金,迟早要回去的。”人们议论着。

“先做出个样子,给大家看,有亏就自己先吃”

牛贩子来买牛,他依旧像普通牧民一样讲价、定价,不因为“名人效应”而抬高价钱;有电暖气公司来找他推荐产品,他安装了照样付钱,给产品挂名则坚决不干;国家给嘎查的牧场建设项目,他全部分给其他牧民,自己一个也没要。

“先做出个样子,给大家看,有亏就自己先吃。”他对自己说。在一次牧民大会上,他对大伙儿说:“财产我们家一点没有,草场牲畜倒数第一,但我一样可以凭借自己的劳动住砖瓦房、开汽车,过上好日子。你们要是觉得我做得好,就跟着干。”

他也利用这些机会向其他牧民尤其是年轻人学习求教,充实知识。“谁劳动,他就是师傅!”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

“我有点文化,留在这里能带着牧民干更多的事情”

“你必须为奖杯而战,并能进入欧战赛场,低于这个标准的都不够好。这家俱乐部的雄心是非常清楚的。”

“通过对你个人的宣传,让更多人知道锡林郭勒大草原,知道浑善达克沙地,知道萨如拉图雅,就能带动这里的发展,你不是希望这里的牧民都过上好日子吗?”大家一再劝导,廷·巴特尔这才答应了。

说起盐碱地改良给农民带来的好处,荣义村一组的村民王成林最有发言权。王成林家有20多亩地,其中盐碱地就有8亩。“农业专家在盐碱地下铺了暗管排盐,在地上用脱硫石膏和有机肥改良土壤,改良后的盐碱地明显收成好了,今年我家每亩葵花能比去年增收上百斤。”王成林对盐碱地改造的前景信心十足,“我们村的盐碱地还在改良的过程中,陆续还要往地里掺脱硫石膏。入冬以后,我也在收集牲口的粪便,来年能往地里投放几百斤有机肥。等到盐碱地肥力上来以后,就能和好地一样种玉米和葫芦这些庄稼了。”

1981年,他和牧民姑娘额尔登其木格结婚,1993年,他又当选为萨如拉图雅嘎查党支部书记。他的根在草原上越扎越深。

一次又一次,见到廷·巴特尔外出办事,牧民们都担心,他也许再也不回来了,但过两天总又能在草原上看到他的身影。送走最后一名返城的“战友”后,他成了唯一扎根在萨如拉图雅嘎查的知青。

盐碱地改良后,情况发生了可喜的变化。“原先我们村有一万多亩盐碱化严重的土地,稍好的也只能种葵花。去年经过改盐以后,渠、沟、路、林逐渐配套,现在可供选择的种植品种一下多了。”村党支部书记丁红笑着说起了今年村里的新变化,“我们一方面依托项目区引进的企业,流转土地种植红花、牧草、海水稻,村民可以就近打工挣工资;另一方面示范种植了蜜瓜、大蒜、玉米,引进湖羊品种,发展特色种养业,带动群众种养结合致富奔小康。”

“不能忘了劳动,最后搞成贫困户给国家添负担,更不能贪图好处搞腐败,给党抹黑”

“退休”后的廷·巴特尔除了忙活牧场上的事,为牧民讲课,还喜欢将自己每天劳动生活的点点滴滴拍成照片或小视频。打开他的微信朋友圈,很多动物图片映入眼帘,除了自家的牛,还有他拍的各种各样的野生动植物。

知道廷·巴特尔事迹的人越来越多,取经的牧民也纷至沓来。对此,他来者不拒。2009年,在党委政府的支持下,他在家里建起了一座全盟农牧民培训中心,掰着指头给牧民算收入账、成本账、劳动账、生态账,把几十年生产生活中钻研摸索出来的有效经验,毫无保留地讲给牧民。近几年,每年来听他讲授的牧民都超过1万人次。

刘安逸认为,成功品牌的背后一定有企业战略的支持,企业最核心的战略是市场和消费者价值主张。趣头条挑选产品和赛道的核心方向,一个是市场足够大,企业通过产品服务精准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需求。二是差异足够大,企业创新点吻合用户的甜蜜点,足以打开用户心智。

“他总是带头的,我们学他没错,现在我们家一年纯收入30多万。”嘎查牧民云亮说。在廷·巴特尔的带动下,萨如拉图雅嘎查绝大多数牧民都调整了牲畜结构和养殖模式,人均纯收入从40年前的40元增加到现在的1.88万元,草原植被覆盖率和牧草高度明显提高,实现了生态保护与牧民增收的双赢。

刘安逸表示,新时代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移动设备的普及,我国三线及以下城市,和乡镇、农村市场日趋活跃,消费热情和消费能力不断提升。但从供给侧来看,新兴市场消费群体对个性化内容和信息优质优价商品和服务等多元化需求尚未充分满足,文化教育等方面的服务品质、体验与一、二线城市还有一定差距。趣头条就是诞生在新时代,针对性地围绕满足消费者不断增长的信息消费需求,获得了快速增长,打造出新的品牌。

拥有了自己的草场和牲畜,有的牧民辛勤劳动,日子越过越好,但也有一些牧民靠天养畜、粗放经营而坐吃山空,贫富差距扩大。与此同时,随着牧民牲畜数量的增加,草原出现了严重退化,“有的草场连只老鼠都藏不住”。

2018年6月,尽管很多人不愿意,他还是选择从嘎查党支部书记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文化程度跟不上了,必须退。现在我们的孩子们都上完了学,书记和嘎查长都是大学毕业生,要相信年轻人。”

“巴特尔”,蒙古语意为“英雄”,廷·巴特尔也被当地牧民视为英雄。他是开国将军廷懋的儿子,从呼和浩特市插队来到萨如拉图雅嘎查,一待就是45年,嘎查长和党支部书记当了40年,为改变牧区落后面貌,为建设和保护草原,倾注了大半生的心血。

这里是沿黄灌区,母亲河哺育着这里的百姓,同时,这里的百姓也承受着土地盐碱化的伤痛。以五原县为例,全县共有230万亩耕地,其中120万亩出现不同程度的盐碱化。

“未来,趣头条将继续坚持技术创新、服务创新、内容创新,不断提升企业的综合实力,提高品牌的美誉度和影响力,把握住新时代机遇,为中国互联网发展做出新的贡献。”刘安逸说。

“老讲自己做了多少贡献没意思。把你作为典型,就更应该自律。”他说,“我就是个牧民,不能忘了劳动,最后搞成贫困户给国家添负担,更不能贪图好处搞腐败,给党抹黑”。

刘安逸介绍,趣头条在品牌建设方面有以下几个做法:第一,服务新兴市场,缩小数字鸿沟;第二,丰富产品矩阵,构建内容生态;第三,主打娱乐互动,倡导快乐生活;第四,坚持向善向上,争作优秀品牌。

“砍伐证已经办下来了,咱们得加快土方工程进度,争取赶在3月份前把衬砌工程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丁红给施工队负责人嘱咐了几句,又指向渠边一片规划齐整的开阔地对笔者说,“你如果前两年过来,就会看到这片地盐碱露在外面,白茫茫一片,像下了雪一样,夏天下完雨,水渗不下去又排不出去,水汪汪一片。‘盐碱黑碱马尿碱,坑坑洼洼捞咸盐’,这是村里的老人们常挂在嘴上的一句顺口溜。一块块土地就那么被撂着,看着挺可惜的。”

1986年,他首先卖掉了自家的60只羊,圈起300多亩草场进行封育。第二年打下了9马车草,相当于其他牧民1000亩草场的打草量。牧民们看到了围封轮牧的好处,纷纷向他学习。

为进一步带领牧民致富,2003年,他自掏腰包建起牛业公司,并承诺“公司赔了算我自己的,赚了都分给牧民”。之后的十几年,公司给嘎查所有的牧民上了医保;嘎查的牧民子女考入大学,公司给每个孩子赞助500元;牧民买回优良牛种,给予每头牛2000元的补助;17户牧民自己搭棚、盖圈、打井,公司都给予百分之五十的补贴。2018年,公司解散,他把公司的235头牛和16万元全部分给了牧民。

“那时候叫扎根牧区,就是说一辈子不走了,我就是这么理解的。所以告诉自己,再苦再难也要适应。”廷·巴特尔说。

“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改变球队的能量,我想让俱乐部所有人都齐心协力,我会为了这家俱乐部献出每一滴血,让她变得更好。我想让人们展现出激情和能量,任何不买账的人,对于这家俱乐部和文化来说都是不够好的。”

为了进一步恢复草原生态,1998年,他又把自家400多只羊全部卖掉,改养牛,并根据当地的草场情况,提出了牧民们听得懂、能信服的“蹄腿理论”:“一头牛的收入顶不顶5只羊?”“养一头牛省事还是养5只羊省事?”“一头牛4条腿,5只羊20只蹄子,哪个对草场破坏大?”……他不厌其烦地向牧民做工作,让大家了解到“减羊增牛”的好处。与此同时,他带头引进优质牛种和本地牛杂交,在“少养精养”思路下实现了恢复生态、增加收入的双赢目标。

“从去年正月初三开复工以来,我们就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盐碱地改良上。我们与中国农科院等17家科研院所、30位专家合作,为项目实施提供技术保障。”五原县副县长韩俊义说,目前五原县已开展22个盐碱地研究课题试验,引进73家企业试验改盐新技术21项、改盐新产品36个,因地制宜试种抗盐牧草新品种30个、向日葵新品种50个、玉米新品种30个,采取撒施脱硫石膏、明沙、有机肥、改良剂、种植耐盐作物“五位一体”技术改良土壤5万亩,叠加实施“上膜下秸”技术2000亩,“暗管排盐”技术5600亩,试验探索出9条盐碱地改良的技术新路径。

“出了名”的廷·巴特尔给自己定了两条规矩:第一,劳动所得不搞无原则“大方”;第二,不利用自己的名声去做投机取巧的事。

在广袤的河套平原上,从多年来盐碱地只能单一种植葵花,到现在可以大面积种植小麦、玉米、红花药材、海水稻和各种高产饲草,再到渔稻共生、微咸水养殖南美洲白对虾……巴彦淖尔市启动实施的484万亩盐碱地改良工程,通过大破大立集中连片土地整理,引才引智改盐技术集成攻坚,让一个个项目区的种养结构发生了深刻的绿色变革,昔日的盐碱滩正在变身米粮川。

率先在自家的草场实行“划区轮牧”,率先在休牧的草场上种草籽、改良牧场,率先实行“打草不拉草”,搞棚圈建设。几年下来,他在当年最差的草场上养出了最肥壮的牛羊,取得了明显的经济效益,生活条件显著改善。

“我足够现实,知道这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目前的阵容有很大的潜力,青训还有很多优秀的年轻人涌现出来。”

“这是狐狸,这是臭鼬,还有貉子……”他笑着一个个指给大家看,“草原生态好了,野生动物也多了。我们牧民现在呼吸着新鲜空气,享受着和城市一样的基础设施,生活可不比你们城里差”。

打草、放牧、剪羊毛、学蒙语……凡是牧区生产、牧民生活需要的,他都一样样钻研琢磨,一样样弄懂学会。看到牧民的奶桶破旧,他去公社铁匠那里,递一支烟过去,边聊天边跟师傅学手艺,不仅制作了新的奶桶,还为牧民们制作了烟囱;修马鞍子、马绊子他也都学会了,他做的马嚼子既好用又省料。牧民们都说,城里来的知青巴特尔是个能工巧匠,没有他不会做的东西。

为带着大伙儿改变贫困面貌,他四处奔走,从盟里要来设备,改进大队乳粉厂生产,并带人跑到呼和浩特市乳品厂去取经。一年下来,乳粉厂就有了5万元的收入,大队全体社员当年就分了红。

早在2002年,廷·巴特尔的事迹就已在草原上广为流传,但当时一听说要把自己树立为全国典型,还要进行宣讲,他一个劲儿摇头:“成了典型这牧民就当不好了。”

父亲廷懋是1955年授衔的少将,后来担任过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廷·巴特尔是最有条件回城的。

口口声声“我们牧民”,道出了一名共产党员深深扎根草原的情怀。(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郭兴)

然而,当父亲征求廷·巴特尔的意见时,他却说,草原封闭贫困,更需要人来建设,我有点文化,留在这里能带着牧民干更多的事情。廷·巴特尔坦言当时的想法:“大家都说我是来镀金的,肯定要走,我要用行动告诉所有人,我不是来镀金的,我要扎根草原。”

由于各方面出类拔萃,廷·巴特尔很快成了大队知青的“头儿”,接着又担任了大队乳粉厂厂长。1976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当选萨如拉图雅大队队长。

1983年,萨如拉图雅嘎查开始推行草原畜牧双承包制。作为嘎查长,廷·巴特尔把嘎查的1.4万头(只)自留牲畜和数万亩草场分给每户人家,把没人要的草场和牲畜留给了自己,队里的棚圈、马车、拖拉机等财产,全部分给牧民,自己一样没要。他成了全嘎查最贫困的人。

“得告诉牧民,自己的家究竟应该怎么当。”廷·巴特尔着了急。他苦口婆心劝说牧民“牲畜不是命根子,草原才是命根子”“不能一味靠增加养殖数量来提高收入”。但应者寥寥。

从白茫茫的盐碱地到种满庄稼的盐碱地,村民们收获的不仅有地里的收成,也有改造土地的成就感。

如今,已年过六旬的他未雇用过一个人,活儿都是他和妻子自己干。大到设计房屋、暖棚,修理汽车、电视机和其他牧业机械,小到做家具、缝蒙古袍,他都会,就连给牲畜治病他也能干。牧民们家里有个啥事,“招呼一下就来”。

萨如拉图雅,汉语意为“美丽的霞光”。1974年,19岁的廷·巴特尔和其他60多名知青一起来到这里。

留下来,带着牧民富起来

“第一个感觉就是特别贫困”,廷·巴特尔回忆道。牧民们连被褥都没有,棉袄上拽点棉花捻个捻儿,插在羊油里面就成了灯。很多牧民一生都没出过嘎查,从未见过汽车,写一封信给呼和浩特,要半年才能寄到。

他的想法得到了父亲的支持。

上世纪70年代,当知青返城热潮传入萨如拉图雅草原时,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廷·巴特尔。

内蒙古阿巴嘎旗向东约300公里,是位于萨如拉图雅嘎查的廷·巴特尔家。一场雪刚过,牧场的围栏边,这位穿棉大衣、戴棉线圆帽的牧民正把饮了水的牛赶到草场上去。

将军之子,嘎查唯一没走的知青

返城热潮开始后,草原上的知青们一个个离开了大队。大家看廷·巴特尔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